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形象圖

議會定期會 質詢陶瓷廠併入金酒公司專案報告

  • 資料來源:金門日報社
  • 記者:楊水詠
  • 新聞日期:112-11-30
金門縣議長洪允典昨主持議會定期會專案報告議程。(楊水詠攝) 金門縣議長洪允典昨主持議會定期會專案報告議程。(楊水詠攝)

金門縣議會第八屆第二次定期會昨日第十六會次專案報告議程,議長洪允典擔任主席主持會議,縣長陳福海率一級機關(單位)首長(主管)以上人員及二級機關首長列席和備詢,由金門縣陶瓷廠廠長何桂泉進行「金門縣陶瓷廠併入金門酒廠實業股份有限公司」案,議員於大會中針對其相關議題提出質詢及建議。

陶瓷廠廠長何桂泉專案報告內容包括前言、陶瓷廠近年度財務及當前員額,以及組織變革、精簡員額、降低成本、績效與競爭力提升方針,還有陶瓷廠併入金酒公司之利弊得失,他表示陶瓷廠自五十二年啟建以來,至今年已成立六十周年,歷經許多前輩戮力以赴、不辭辛勞的努力奉獻,有著光輝的歷史過往,成功建立良好的品牌形象,也是目前國內唯一由政府經營的官窯,經過歲月更迭洗禮及產業自動化、機械化的競爭壓力下,目前主要業務係為客製化主題酒(約佔52%)、提供金酒公司委製瓷瓶(約佔43%),以及手工陶瓷藝品製作(約佔5%)等三大項,維持陶瓷廠的經濟收入。

何桂泉指出,陶瓷廠雖面臨與其他傳統產業相同之產業生態衝擊、人力老化現象,但目前持續進行業務轉型及技術製程提升,近兩年來已有往良善方向發展,也有千萬元以上的盈餘;基於拓展陶瓷廠營業收入,目前也刻正積極朝產品多樣化及銷售通路廣角化,尋求聯名開發產品及合創,異業結盟合作等作為,以增加營業收入,向金酒公司協調放寬客製化主題酒的限制,讓陶瓷廠有機會試著持續讓它健全發展,正向翻轉。

何桂泉說,基於維繫陶瓷產業歷史脈絡,以服務縣民與廣大國人推展業務,期許能透過多樣化的轉型措施與努力,不論是門市銷售倍增開發努力、產品生產技術層面、創意文化層面等,透過多方合作取得更多的新能量,以達成改進生產作業效能、提升產品品質、吸引優秀創意人才、保存陶瓷製作技藝及賦予傳統工藝文化新價值等各項重要目標,吸引在地青年共創屬於金門的工藝聚落與未來,以延續及傳承陶瓷廠強韌的生命力,未來陶瓷廠仍將持續推動業務精進及廠務發展。

  • 金酒總經理丁丞康對於金酒與陶瓷廠合併提出看法表示,首就合併產生的綜效:一個集團本身能有一條龍產製安排,就綜效而言可相輔相成;但如果有合併的前提,是一加一大於二,彼此結合金酒專業的技能與人才和產品,金酒與陶瓷廠是可產生綜效。其次,不同意合併的想法:陶瓷廠有穩定就業機會,現有品牌可持續下去,以現在環境是建議不需要合併。另,任何事情還是要謀定而後動,金酒若能協助陶瓷廠開拓業績,以及協助陶瓷廠現有技術與產能提升,是現階段可行的,或是於中、長期再討論合併的問題為宜。

丁丞康也指出,在陶瓷廠產製和業務上,金酒是有可提供協助的地方,不必要趕快合併;他強調任何事情還是要謀定而後動,以短、中、長期解決合併的問題,雖樂見陶瓷廠與金酒合併,但不是短期可實現的,不妨先就供貨商與客戶做一磨合,讓一加一大於二能早日實現。如果真的走到合併之路,相信陶瓷廠的「官窯」不會改變,以分公司仍可保有陶瓷廠的風格與風範。因此,陶瓷廠與金酒合併是一個長期的、不是短期能實現的議題。

洪允典:既要合併就要讓其順順暢暢

  • 議長洪允典表示,在二十幾年前,就曾談過陶瓷廠與金酒合併的問題,當時備有合併的實施辦法,但因金酒工會反對,未能順利走向合併。同時,他表示陶瓷廠與金酒既然要合併,就讓其順順暢暢的;至於金酒營業處所持反對意見,金酒也應好好思考。

董森堡:合併與否亦需徵詢金酒意見

  • 議員董森堡質詢表示,陶瓷廠併金酒不是陶瓷廠說願意就可合併的單一方面的事,亦需徵詢金酒相關的意見。同時,他認為陶瓷廠是有實力達成盈餘的業績,且現在的行政效率比以往好,但陶瓷廠要強化本身體質,才能有辦法說服金酒接受合併之事。

對於金酒給陶瓷廠協助部份,董森堡也認為金酒若能透過契約協助陶瓷廠,讓陶瓷廠也能委製「客製化」酒品與分享利潤,但陶瓷廠必需保證產品符合廠商需求品質的問題。丁丞康答詢說,金酒可就現有人才在產製瓷瓶上,給陶瓷廠一些幫助及一起提升和產生綜效。同時,丁丞康更向鄉親表示「金酒不是酒基代工廠」,金酒是為創造大家的營收,所以接受所有精進品項的策略;陶瓷廠若也是供應廠商,或許更能一加一大於二,也是一個與陶瓷廠合作的方式。

董森堡詢問陶瓷廠有沒有能力去承製良率的產品,讓經銷商使用,陶瓷廠要給出一個承諾,何況陶瓷廠製出的產品代表著金酒的商譽,以及陶瓷廠有沒有信心?陶瓷廠廠長何桂泉說明,金酒、陶瓷廠是兄弟相依的,在技術面會精進及規劃婚慶酒,金酒能以專業專案由陶瓷廠承製及業務能拓展;至於新酒品產製,陶瓷廠也已引進技術與做提升。另在產品品質改善,陶瓷廠需要一點時間去做體質的改變,都會去努力的。

王秀玉:存併與否還是要多層面考量

  • 議員王秀玉質詢表示,陶瓷廠以「官窯」自許,但可能在工藝上有些需精進的地方;金酒是公營事業單位,一切都需考量營運成本,金酒向陶瓷廠承購瓷瓶成本降低,是否減少金酒成本支出及增加利潤?丁丞康說明,有些客製化瓷瓶都委由陶瓷廠,也期待陶瓷廠趕快進步。王秀玉說,陶瓷廠在人事成本過高、材料浪費、產品良率低的三項缺失,如何提升業績和競爭力,改革陶瓷廠是一定要走的一條路,尤以如何改善人事成本,提升產品良率,降低材料浪費,都是陶瓷廠需努力的地方。

王秀玉指出,陶瓷廠營業佔比百分之九十五來自金酒,僅百分之五是自己手工工藝製品;因此,陶瓷廠應朝向生活化的手工藝製品及增加客源,才是陶瓷廠走上改革的路。

王秀玉說,陶瓷廠的存、併有很多層面,包括感情、傳承、歷史定位,因此要與金酒合併,還是要多方考量,希望陶瓷廠自力自強,走上改革,讓營運成績住上走。

唐麗輝:合併要有法源否則都是空談

  • 議員唐麗輝質詢陶瓷廠與金酒合併議題時,她詢問有沒有法源依據?她說談合併應從法去著手,兩個不同體系的單位有沒有法源可連結?縣府人事處處長錢忠直說明,陶瓷廠與金酒是縣營機關,事業與機構單位的型態是不一樣的,如果要合併需修自治條例及報中央主管機關同意。

唐麗輝指出,議會過去一直建議金酒成立行銷子公司,但經濟部是不給予成立的;今天,若要將兩個體制不同的單位合併,是有其難度存在的地方,如果有法源依據、可行的話,就朝合併;如果未有法源,講的也是白講,應先確認有沒有法源依據、如何為合併解套?可解套再談合併,不然一切都是空談。

唐麗輝說,陶瓷廠不能與金酒合併,陶瓷廠又如何永續經營?是否可恢復四十年前的「陶瓷專班」招生,培訓陶瓷人才,讓陶瓷廠有永續的生命。縣長陳福海說「我們來努力看看。」何桂泉則補充表示,上任有找金門農工職校談陶瓷人力傳承的招收,但學程無法改變,但職校願在課程融人陶瓷相關教材,讓學生有學習陶瓷的機會。

唐麗輝說,陶瓷廠與金酒都是縣營事業單位,為何要以競爭模式取得標案?不能以合作模式?丁丞康說明,金酒是縣營事業單位,仍受政府採購法制約,任何採購必需比照採購法辦理。至於唐麗輝問陶瓷品質競爭的問題,何桂泉說,陶瓷廠品質有提升的部份,但最主要的是成本的競爭問題。

對於陶瓷廠面臨的困境,唐麗輝希望縣府用點心,陶瓷廠是全國唯一「官窯」,也是一塊很大的招牌,陶瓷廠如何走出另一條路?對於陶瓷廠的成本降低上,縣府也能做一研究,讓陶瓷廠更為進步,並有足夠的競爭力量。

李養生:二者是合作關係但最好合併

  • 議員李養生質詢表示,從陶瓷廠營業損益總表顯示,不管營業額或損益,都相當不穩定的情況,原因出在哪裡?他說主要陶瓷廠行銷的問題,以及有沒有研發單位?陶瓷廠產品出去比賽,能不能像金酒拿金牌?如果陶瓷廠解決行銷、研發與品質問題,不怕陶瓷產品賣不出去。

李養生指出,金酒是金門產業龍頭,金酒要把金門所有的商品帶出去,如何帶出去?以「公民企業」行銷,就能為陶瓷廠解決行銷和增加產量;金酒與陶瓷廠發揮相輔相成,走向世界。同時,他建議陶瓷廠與金酒是合作關係,但最好是合併,陶瓷廠站在金酒巨人的肩膀上拿金牌。

王國代:未併前該補的作業員仍要補

  • 議員王國代質詢表示,陶瓷廠近兩年的營業損益有慢慢走向正向,一一一年盈利約一千萬、一一二年一千五百萬,並從陶瓷廠併入金酒之利弊得失提出建議,陶瓷廠未來走向合併是樂觀其成,但目前各自職責不一樣,在未合併前該補的作業員仍要補、該培訓的培訓;若要合併可能沒那麼簡單,但陶瓷廠與金酒各盡其責,金酒六、七成「客製酒」能委由陶瓷廠製作,給予陶瓷廠幫助,相信客源也會更多。丁丞康表示,只要在不違法清況下,一定會大力配合。此外,王國代指出陶瓷廠與金酒合併一個議題,陶瓷廠還是要把自己職責做好;在專案報告後,陶瓷廠與金酒也應集思廣益,後面的執行力也很重要。
  • 單位:議事組
  • 最後異動日期:112-11-30
  • 點閱次數:1817
  • 89348金門縣金城鎮金山路17號
  • 免付費電話:0800-301-301
  • 電話:(082)327371
  • 傳真:(082)327373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