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形象圖

《縣政總質詢》洪允典:65歲以上老人慰助金改發酒品要慎重評估

  • 資料來源:金門日報社
  • 記者: 許峻魁
  • 新聞日期:112-11-24

金門縣議會第八屆第二次定期會昨(23)日繼續進行縣政總質詢第二天議程,議長洪允典針對「金門縣歷經戰地軍管時期老人慰助金自治條例」修正案提出質疑,認為要將慰助金改為發送高粱酒一事應該要慎重,直言此舉無異是「慰助金改發燒酒,金酒躺平領獎金」。同時也質疑金酒組織龐大與業績不成對比,大喊組織改造不應只砍技術部門。

在開始質詢之前,洪允典首先透過數分鐘的簡報方式,將他對於「金門縣歷經戰地軍管時期老人慰助金自治條例」修正案的看法,提出其詳細的剖析跟建議。

洪允典表示,慰助金改發酒的修正案,縣府單位是否有做過民調,是否民眾都支持呢?他認為這項政策應該要慎重才是。社會處長陳世保說明,目前條例的整體方向還在修正當中,會以貼合當前經濟狀況來考量。

洪允典並質詢金酒表示,55歲至64歲慰助金總計達16億,不知金酒公司原本編列的120億年度預算中,是否有加上這筆16億的收入,113年度的預算是否要重新編列?

而洪允典話鋒一轉,提及民國94年開始的水頭免稅店,當時相關配套完善,準備開設免稅店的計畫是由金酒主導,所有金門商家都很高興,只是突然間風雲變色,不知道是不是當年有外力的干涉,否則突然間放棄讓老百姓很失望。洪允典認為,金門不管是在金酒或任何市場都要有自主性,免稅店由金酒來做其實很容易,為何最後只給一家承攬,他也好奇免稅不能做的原因為何?

黑松、味丹、地區酒商包含家戶配酒,加總營業額大概979215萬元,占了金酒全年營業額的85%。而金酒組織龐大,有營業副總,業務處、行銷處、流通處等組織,但賣出的營業佔比僅一成多,洪允典質疑這些單位的存在意義,直喊「這些處都可以不要了」。

洪允典認為,金酒只想賣酒基來做業績,乾脆將「營業副總及業務處、行銷處、流通處三位經理」全部免職,把這三處行政人員全部派到「生產線、包裝廠」去工作,他不希望金酒淪為酒基工廠。

金酒行政單位編制157人,實際進用92人,洪允典說,編制過大,行銷、業務、流通三處可以精簡,主管通通免職,其他人力移撥至各單位。金酒現在重點是要把生產、酒質顧好。但是組織改造卻往往都是刪減技術部門而非行政部門,他要求金酒的組織改造一定要做,但若有外力介入,議會也會幫忙處理,他也希望財政處必須要支持。

洪允典於質詢對於「金門縣歷經戰地軍管時期老人慰助金自治條例」修正案,透過簡報把其看法詳細說明,內容如下:

中華民族自古便講求孝道,此觀念已成為中國歷史之特徵,同時也是儒家思想的重要主張。漢武帝建元元年詔書云:「古之立教,鄉里以齒,朝廷以爵,扶世導民,莫善於德。然則於鄉里先耆艾,奉高年,古之道也。今天下孝子順孫願自竭盡以承其親,外迫公事,內乏資財,是以孝心闕焉。朕甚哀之。」其中最足以表現孝道精神的莫過於對老人的尊敬,尊老的作為不但表現在社會及家族內,在歷朝律令中,都有許多尊老的制度性規範,尤以養老照顧制度的建立更是重中之重。

然金門縣政府於本會第八屆第二次定期會提案修正「金門縣歷經戰地軍管時期老人慰助金自治條例」,計畫自113年起,將65歲以上之「老人慰助金」改發金門高粱酒或金門地區消費券之政策,惟議長洪允典願意與老人站在一起,共同守護「養老給付」制度,並建請縣府三思此項「敬老福利金」政策之變更是否貼近老人民意?

因為本修正案將使金門連續發放二十七年之「敬老福利金」成為絕響,勢必影響縣府對65歲以上長者照顧扶助及養老制度建立的初衷,失去每月僅有且穩定「生活費」之來源。基於反映民意心聲,請問縣長陳福海您於去年就職演說時,曾承諾:「會幫在異地打拚的遊子,承擔更多照顧長輩的責任,讓大家無後顧之憂。顧老、扶幼,讓年輕人無後顧之憂。」如今改弦易轍將「老人慰助金」改發金門高粱酒或金門地區消費券,且不再是每月入帳,改為三節發放,斷然把「老人慰助金」改發燒酒是真的在「顧老」嗎?縣長您的養老承諾是否「說話算話」呢?

近年社會人口出生率下降,青壯年「扶養比」降低,導致現在老年人的健康老化及安養照顧已逐漸成為國家安全的問題,加上社會變遷,家庭供養父母的觀念產生很大變化;根據調查台灣近十年來,子女奉養父母的意願明顯降低,父母對於讓兒女供養的想法也逐漸減少,導致家庭保障老年生活的功能日漸式微。若家庭功能無法提供老年人的適當奉養時,國家社會就要承擔責任及提供其功能,並提出保障老年經濟與社會生活的安全政策,用以扶助老年人。因此,每月穩定的現金發放來扶助老人生活的經濟來源更顯得重要!

憶於849月間,斯時縣長陳水在為貫徹老人福利社會政策,落實推動老人福利工作,肯定老人對戰地政務時期的重大貢獻,使其能安享天年,指示民政部門完成「金門縣敬老福利津貼實施辦法」,並自8571日起正式公佈實施,凡現設籍本縣65歲以上之老人每人每月核發新臺幣3500元整;嗣修正放寬發給對象之門檻,提高金額至每人每月核給6000元整,於87112日公佈實施,並溯自8771日生效。

另為弘揚敬老美德,於7971日對百齡人瑞致贈「敬老禮金」(百歲人瑞100110歲致贈1000元、111120歲致贈2000元整、121130歲致贈3000元、131歲以上致贈5000元整),並自85年度擴大發放「敬老禮金」,凡90歲以上之長者核發「敬老禮金」1000元,百歲以上之人瑞核發3000元。以上福利措施係當時獨步全國的養老給付制度,延續至今已滿27年,如今年老鄉親仍然感念前縣長陳水在所提出種種養老福利措施,實為謀求金門社會安定及發展,建立社會安老制度,增進人民福祉之貢獻。

若縣府執意將65歲以上之「老人慰助金」改發金門高粱酒,鑑於國內高粱酒市場已趨飽和,又收購價格受控於地區酒商,故其轉售「權利金」收入高低不等,可見酒品收購價格不穩定性極高,再者,又係改為配合三節發放,難給年老長者安全感與便利性。反觀金門高粱酒之銷售通路,以111年金酒公司銷售明細為例,金酒公司之營業收入115億元,其中三節公民配酒之銷售額為26775萬元,佔營業額22.5%,另地區批售商之銷售額為298585萬元,佔營業額25.82%,以上兩項合計之銷售額為559360萬元,佔全年營業額48.37%,是地區銷售金額所佔比例不可謂不高。

換言之,以上兩者即為地區鄉親公民配酒及酒商配銷(購)額,將近金酒全年營業額的一半!難道縣府及金酒公司真的這麼不爭氣嗎?不思考提高臺灣地區兩家總經銷商每年履約金額,卻把大量酒品往百姓家裡屯,再三地把縣民當作提款機視為理所當然,簡直到了「家家慰助金,戶戶高粱酒」的地步,酒滿為患,本縣乾脆改名叫「金酒縣」算了!另外,縣民批售卡「權利金」年年下降,外銷大陸地區市場迄今仍不見起色,可知金酒銷售模式已經面臨瓶頸。難道縣府對縣庫枯竭已束手無策,竟將省錢的腦筋動到「老人慰助金」,讓老人幫金酒賣燒酒,金酒躺平領獎金嗎?

又「五十五歲至六十四歲三節慰助金」已自112年中秋節起改發「感恩釀」高粱酒,一年地區配售額增加6億元,其配售期間又與三節配售酒重疊,嚴重壓縮今年端午節及中秋節配售酒收購價差不到2000元,兩岸通水5週年配售酒最近的價差更是跌破1000元,縣民配酒的小確幸榮景已經不再,如此龐大數量的酒品如何消化?考驗地區酒商收購的負擔與市場資金的胃納。所以,縣府將65歲以上之「老人慰助金」改發金門高粱酒,一年之配售金額將高達98000萬元,合計前述二者及公民配售酒、酒商承銷(購)金額合計高達717360萬元,將佔金酒公司113年預算營業收入120億元的62.38%,令人質疑地區酒商的資金及倉儲容納得了嗎?如果酒商無收購意願或價格全面崩盤之時,65歲以上之長者每月改發燒酒是否可以收回等值4000元嗎?

再次鄭重呼籲,縣府重整財政紀律時,更應思考「公平正義、輕重緩急、排定優劣」各面向,在改變重大民生福利政策之前,應先廣徵民意後,再決定那些政策該做?那些政策該停?如此接地氣的施政才能貼近民意。當家庭功能無法提供老年人的奉養時,縣府應該全方位推動「敬老、顧老、挺老、安老、福老」之具體方案,以最穩健方式來扶助及保障65歲以上長者「養老給付」之安定。

綜上所述,縣府財政日漸枯竭已是鐵一般的事實,縣府應拿出具體有效的對策,從「開拓財源」及「量出為入」雙管齊下,不可為了粉飾帳面赤字,砍建設賣土地,無異飲鴆止渴!目前縣庫每年入不敷出,如今縣府急推「慰助金改發燒酒」政策炒短線,雖暫時解決現金水位下降的問題,但其長期成效良窳與否,老百姓自有公斷!

  • 單位:議事組
  • 最後異動日期:112-11-24
  • 點閱次數:1229
  • 89348金門縣金城鎮金山路17號
  • 免付費電話:0800-301-301
  • 電話:(082)327371
  • 傳真:(082)327373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