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形象圖

議會定期會金酒專案報告 議員提質詢建議

  • 資料來源:金門日報社
  • 記者:楊水詠、陳冠霖
  • 新聞日期:112-05-17
金門縣議長洪允典昨主持議會第八屆第一次定期第十七會次金酒公司及廈門公司專案報告議程。(楊水詠攝) 金門縣議長洪允典昨主持議會第八屆第一次定期第十七會次金酒公司及廈門公司專案報告議程。(楊水詠攝)

金門縣議會第八屆第一次定期會昨日第十七會次議程進行金酒公司暨廈門公司專案報告,計共有三項專案報告題目;在專案報告中,議會針對金酒總公司董事、監察人提出三項答詢事項、金酒廈門公司董事、監事三項答詢事項,均獲得舉手贊成,議員洪成發、李養生、王秀玉、洪鴻斌、陳泱瑚、王國代、董森堡在會中分別就各金酒專題報告提出質詢和建議。
議會昨天的金酒暨廈門公司專案報告議程,計有三項題目,包括:(一)、金門酒廠實業股份有限公司專案報告(內容包括組織精簡、總經銷商履約情形及觀光工廠興建計畫)。(二)、金門酒廠(廈門)貿易有限公司專案報告(內容包括天福聯名案合約檢討及聯名酒四萬多瓶庫存提貨方案、福矛酒業侵權案、保稅倉庫一四四萬瓶庫存去化方案及經銷商履約情形)。(三)、金酒公司、廈門公司聯合專案報告(內容包括:1、天福聯名酒四萬多瓶庫存之訂單核定、採購產銷責任歸屬。2、台灣總經銷商外銷大陸酒品之供銷價格、銷售金額、服務費用、銷售流向及對大陸地區經銷商、廈門公司庫存影響評估。)
在金酒暨廈門公司專案報告議程中,議會提出金酒總公司董事、監察人答詢事項、金酒廈門公司董事、監事答詢事項,分別各三項答詢事項,均分獲舉手贊成,主要內容包括有:
■金酒總公司董事、監察人答詢事項部份:
(1)、金酒公司組織是以年度營業額180億元規模編制,歷年營業額均未達180億元。112年度營收目標只有115億元。問:你是否贊成金酒公司進行組織精簡的「瘦身計畫,及「經理(含)級以上主管員額」減半?贊成的董事、監察人,請舉手!(不贊成者,請上台說明理由)。
(2)、金酒公司106年、107年、108年度營收分別為124億元、117億元、120億元。目前台灣疫情穩定,消費需求大幅提升,金酒公司新團隊應該有信心,也有決心擴大市場行銷,提升營業額及獲利率。問:你是否贊成金酒公司113年度營業目標上調至120億元?贊成的董事、監察人,請舉手!(不贊成者,請上台說明理由)。
(3)、金酒公司低價供銷台灣地區總經銷商外銷大陸,不僅助長大陸市場亂象,而且影響金酒廈門公司營業收入甚鉅。問:你是否贊成金酒的大陸市場由廈門公司「獨家總經銷」,且總公司不應在「台灣地區總經銷商合約」訂定外銷試銷條款?贊成的董事、監察人,請舉手!(不贊成者,請上台說明理由)。
■金酒廈門公司董事、監事答詢事項部份:
(1)、陳福海縣長在就職100天記者會上,公開說明金酒廈門公司與中國天福集團簽訂合約的內容沒有規範「保證金、履約金、包銷量、違約金」等。問:你是否贊成廈門公司與中國天福集團協商修約時,將「保證金、履約金、包銷量、違約金」等條款納入「補充協議」?贊成的董事、監事,請舉手!(不贊成者,請上台說明理由)。
(2)、廈門公司保稅倉庫的「天福聯名酒」庫存42893瓶(價值人民幣1800萬元)。如果天福公司不來提貨,這批聯名酒是很難找到買家,也會變成呆帳。問:你是否贊成在天福公司提清全部庫存之前,廈門公司不受理天福公司新訂單?贊成的董事、監事,請舉手!(不贊成者,請上台說明理由)。
(3)、金酒廈門公司是金酒公司轉投資的子公司,目前也是金酒大陸地區總經銷商。問:你是否贊成金酒大陸地區市場應該由金酒廈門公司獨家總經銷,且總公司不應同意「台灣地區總經銷商」外銷大陸?贊成的董事、監事,請舉手!(不贊成者,請上台說明理由)。
洪成發:台灣市場已飽和,應鼓勵往外發展
議員洪成發表示,縣長說政治不介入金酒、專業經營,針對議會建議,就由議會經營就好,未來要怎麼辦?金酒內部又要如何?大家的心都那個……,誰要為金酒打拚?他認為議會對於金酒的監督,若有不法,一定要全力去監督,其他的應支持金酒,給大家有信心,提高行銷及生產。
縣長陳福海回應表示,金酒公司是金門的財政命脈,曾當選第六屆縣長,此次再當選第八屆縣長,認為金酒應該有專業團隊,領導優質的員工,大家一起努力;議會給金酒的一些方向,也是他們努力的目標。
洪成發指出,這幾年因新冠疫情影響,金酒廈門公司營銷業績不是很好,至於台灣兩大總經銷的市場已飽和,應鼓勵往外發展行銷,不管是國際或大陸,如果金酒全部銷台灣的市場是否可能再突破?至於有關經銷商銷到大陸,對於廈門公司營銷是否有影響,建議金酒公司應去檢討的問題。
王秀玉:廈門公司成立近20年,看不到成長
議員王秀玉表示,前議會秘書長翁自保出任金酒廈門公司董事長一職,她相信翁自保一定能在最短時間理出頭緒,對廈門公司業績、天福案、福矛案,相信也能很快的瞭解及找出對策。同時,王秀玉說縣長在上任百日公佈天福案合約,但我們要知道的是「秘密條款」,當初是由誰決定「秘密條款」,重要的是如何解密,並適時公佈「秘密條款」的條約?
王秀玉又問翁自保任職廈門公司董事長,對於廈門公司的病症,大概有幾個病症?翁自保回應表示,縣長實現競選承諾公佈天福案合約,其實在幾個附件,尤以價格,上一屆議會議員幾乎提出價格體系,所以幾乎都知道,其他的只是文件附件,可說幾乎整個合約都攤開在鄉親面前。
王秀玉追問為什麼有十送一?誰決定的?翁自保表示,買十送一因未實際去看整個東西,針對此一部份會去做了解,有沒有對我們整個廈門公司或者整個銷售獲利會造成影響,經初步了解獲利都在百分之二十以上。
王秀玉說,在廈門公司是沒有包銷的權限,當初為何有特殊包銷?又是一個買斷的合約,是否可以簽約十年?是否可以沒有保證金?是否可以沒有最高履約金額?以及沒有一年最低銷售額度?如董事長講的合約都公佈,沒有秘密條款,當初決策者為什麼可以這樣做?由誰承擔責任?
翁自保表示,大家都想了解誰下這個決策,此一部份等去廈門公司後,我們會逐一做釐清,到底跟我們銷售合約辦法及目前所有的合約,為什麼沒有履約量等等,我想我們逐步來做,議會也做成決議,這些不合理部份,能不能納入補充協議,我們會跟團隊一起努力,跟天福做談判,把這一部份補齊,才能對鄉親及議會監督有所交代,是我們努力的目標。
王秀玉說,廈門公司成立將近二十年,一個企業應該有成長茁壯,但沒有看到,也不符合期待,希望董事長翁自保去廈門公司後,能讓廈門公司提高業績,並要有對策。
翁自保回應沒有問題,將根據大家關切的議題,逐一深入檢討;一個公司存在的價值,就是在追求股東最大利益,換句話就是提升營業額及達至營業目標,是一位經營者必需負擔的責任。他強調會從目前的現狀,在開源於整個市場通路,如何有效開拓?現行的經銷管理辦法有些盲點,這一部份也要做檢討。
針對翁自保說客製化產品,應是未來廈門公司打拚的方向,王秀玉表示客製化產品在總公司是不能外銷到大陸,可是廈門公司卻做一個客製化雙品牌,當初決策者,在董事長翁自保到廈門公司後能查查,之後公告縣民周知。同時針對客製化產品,她也認為應制訂法條,不能大家違法亂紀,翁自保也說會非常清楚的把遊戲規則訂出來。
陳泱瑚:天福被四川酒業註冊,有侵權風險
議員陳泱瑚表示,天福案不管再怎麼地不合理,如何去追究當初決策簽約人員?翁自保回應說,第一不能損害公司利益,如果損害公司利益,依民法規定有涉及背信的問題,針對這點我們會去做檢討。
陳泱瑚指出,當時簽天福合約應去深入了解,金酒是公營事業,為何可簽這樣一個「密約」?其次,當初簽約有沒有經董事會同意?為什麼只做備查?廈門公司董事會知不知道?有沒有經董事會通過,才去執行合約?如果只是備查,那整個董事會失靈,況且是十年重大合約,沒有履約沒有保證金及提貨量與計畫?同時,他說這合約發生這樣狀況,希望董事會有權利也要有責任,重大事項一定要經董事會同意才去做。
陳泱瑚也表示,金酒亦應去了解當初簽天福合約背後的動機在哪裡?為何喪權的合約,金酒還可以簽得下去?針對其動機,如何去查處。陳泱瑚說,他在坊間有聽到,當時天福在香港有上市,是不是在簽這個合約時,香港股市有沒有上漲?有沒有做調查?一定要查明清楚,到底是不是為股價?廈門公司如何去追究?不能不負責任?
陳泱瑚說,天福這個名稱,它已被四川省一家酒業登記註冊,可不可以此理由解除十年不合理合約?它有侵權風險,如何再跟它聯名?合約又如何執行下去?是不是可以研究,以此解除雙品牌合約?金酒公司董事長謝世傑回應,我們再跟廈門公司討論,看具體做法怎麼做。
陳泱瑚指出,天福在大陸市場一千三百間門市,有沒有去查它有沒有做二號酒?這幾年都不提貨?有沒有去了解它背後的原因在哪裡?他進一步說,基本上有這樣風險存在,建議找人去買買看,有沒有二號酒?是不是自己灌裝?買回來後,就知道是真或是假的?它可能看到今天議會質詢就收起來,買也買不到,趕快打電話及有動作。
洪允典:議員如有拿酒去賣,可以公布名單
議長洪允典在金酒專案報告第二節開議後,他詢問縣府政風處長陳宗強表示,議員洪成發提到議員從金酒公司拿酒到大陸去賣,目前查得怎麼樣?陳宗強回應目前在了解中及調相關資料。洪議長表示乾脆把議員弄酒的名單拿出來,給大家一人一份,以示公平;如果沒有,要給一個正當的答覆;如果議員同仁有錯誤,也是要糾正。
議長洪允典表示,金酒廈門公司在本屆議會是否有人去拿酒送禮或做什麼?上次有要求政風處查處,陳宗強表示也有調卷了解,洪議長說已很久,到現在沒有查出來,太慢、效率要加強。
董森堡:金酒應該做的是賣品牌不是賣酒品
議員董森堡質詢金酒董事長謝世傑、總經理丁丞康表示,他認為丁總經理剛上任,對於公司相關業務的熟悉度及營運目標,還需要一定時間去摸索、熟悉、規畫,既然金酒董事長答應今年金酒營業額一百二十億在努力當中,期待金酒能夠達標。董森堡針對台灣菸酒與金酒組織做一比較,並說台酒一年最高營業額曾有過八百億的紀錄,營銷量是金酒的六至七倍;台灣菸酒較簡單的編制,營銷量贏過金酒公司數量,是否代表金酒組織值得檢討?
董森堡指出,台灣菸酒尚有國際事業部,但金酒在大陸只佔營業額五趴左右量體;台灣菸酒還有生技事業處,一直鼓勵金酒多元化行銷、賣品牌,但金酒在國際市場行銷相對薄弱,在新產品及多元產品開發也相對薄弱,之前有提議規畫興建觀光酒廠,最後因現金不足無法落實,但開放酒窖參觀也是另一個節省開支的作法,金酒應該要做的是賣品牌不是賣酒品。
董森堡說,在第七屆第三次定期會提出金酒的組織日益龐大,管理機構重疊,造成效率低下、人浮於事等問題,建議金酒進行組織調整,也希望從經營管理的專業角度,為金酒組織進行把脈,整併重複單位,精簡管理人事,厚待基層員工,並提出人事組織再造議案送議會審議。
董森堡表示,他在五月二日業務報告時,對金酒廈門公司公務酒提領提出質詢。質詢完當天又接獲相關舉報,指出金酒公司在公務酒的提領上,確實有許多問題。比如公關用酒未送出,淪為少數人私產,明顯已涉犯貪污治罪條例第四條第一項第一款,或同法第六條第一項第三款,以及刑法三三六條公務侵佔等罪,希望金酒藉此機會,將公務酒體制化,制定嚴謹規定辦法,讓公關酒正常化,透明公開,比照議員建議事項公開模式,公開金酒跟廈門公司公務用酒,依提領日期、酒品、提領數量、提領人、提領事由等,每季公告於公司網站,讓全民一同監督。
金酒董事長謝世傑表示,現有金酒公關贈酒都有把詳細名單、什麼時間送的,都會紀錄,金酒本來就有做一般管控;至於董森堡說的是否可公開,謝世傑表示,如果把個資隱匿後公開,是可以做得到的。
另,金酒廈門公司董事長翁自保則表示,在廈門公司不存在公務用酒問題,所有的酒依公司簽核後,用公關費名義購買及核銷,至於調用公務用酒,應沒有這樣的名詞,但不論任何公務機關單位,特別費或公關費是可贈送有關人士採購的東西,依法都可在公關費項下列支,強調如何依法使用公關費,才是應該重視的問題,並會要求廈門公司贈酒給誰要寫清楚,依法辦事。
此外,議長洪允典說,在上一屆要求金酒將送酒名單送到議會,金酒要送到議會,有人檢舉有些沒有帳號,及送多少瓶都要送到議會。同時,他表示在三月六日議會同仁到廈門公司去拿酒送禮,有沒有這回事?回去查一下?看有沒有議員同仁去拿酒送禮,如果有的話,要先自己辦自己。
另,金酒總公司及廈門公司董監事舉手通過的答詢事項,請金酒總公司及廈門公司帶回去做為經營的重要依據。
李養生:金酒的銷售需要一個長久永續的方式
縣議員李養生質詢金酒董事長謝世傑,他表示,金酒最大的問題出在行銷方式,建議廈門公司如果仍然是用公營方式做總代理的話,必須要考慮幾個面向,第一是營業額,金酒公司在廈門行銷,不應該只有10幾億的營業額,必須要達到30億、50億以上的營業額。第二是如何幫助金門的年輕人跨海創業,這是金酒必須兼顧的使命,也是這次縣長的政見。
 李養生說,如果用代理的方式,未來縣長換人,必定會再更換銷售商,這就是要檢討代理的方式。他建議,金酒的銷售需要一個長久永續的方式,高粱酒是黏著性很強,只要換銷售商,消費者一定會跟著換,就沒辦法保留忠實客戶群。
謝世傑表示,目前廈門的經銷系統,都是簽三年的合約,履約狀況良好的話,後續才會續簽,比如3+2、3+3這樣的方式,不會說每一年都不一樣,目前簽約到今年年底屆滿,目前也在盤整這些經銷商的履約狀況如何,檢討當中。
李養生說,中國大陸是很大的市場,每一任縣長都自信他的行銷團隊一定能改變,但這幾任縣長都沒有改變,最主要的問題包括,金酒是公營、代理的方式,所以換一個縣長,就換一個代理商,才會造成今天金酒在大陸市場的亂象,尤其是仿冒酒,我們根本沒有能力去打假,現在大陸的消費者,最少有95%以上,對於能買到真正的金門高粱酒,他是存疑的,對岸仿冒的手法十分高明,這個部分要考慮在內。謝世傑承諾會持續打假。
洪鴻斌:金酒應尋求多元管道賣酒、與大陸共同打假
縣議員洪鴻斌質詢金酒廈門公司董事長翁自保,他說,以前大嶝針對金門地區一些商品實施免稅,但這條路是我們自己把他斷掉,已經好幾年沒有通了,不要看它量少,可積少成多,這個通路如果好好利用,每年金酒業績多個幾十億,不是問題。洪鴻斌提到,最重要的是假酒的問題,我們怎麼跟大陸共同打假,怎麼跟大嶝好好談合作、免稅,去行銷金酒。他說,台商遍布大陸每個省,可以找各省台商會洽談,請他們訂製客製酒或者是幫忙行銷金酒,要誠心去跟他們溝通。
翁自保回答表示,大嶝跟平潭一次10萬美金額度可以進口,限定在地居民,每一天是6000元人民幣,採購僅限自用,不能在市場上流通,如果抓到需要補稅,所以這並不是很正常的管道,但假如說,他們自用的銷量很大,對金酒總公司來說,也是另一個輸入大陸的管道。翁自保提到,金酒每年都有編預算,委託專業公司協助打假,但很多商家已經熟悉打假步驟,金酒會持續和有關部門,精進打假策略。另外,目前已經訂定新的客製化辦法,會往這方向,拓展客製化市場。
洪鴻斌強調,大嶝免稅市場,一個人一天6000人民幣,是很大的市場,希望金酒針對多種管道來賣酒,碰到困難要想辦法解決。
王國代:建議中秋、春節配酒,每人配兩打
縣議員王國代質詢金酒董事長謝世傑,他先問,金酒發酵池的高度有沒有問題?謝世傑說,新廠的高度介於182-197公分之間,這個設計是否符合實用性,還在檢討中。王國代指舊廠高度大概160公分。謝世傑解釋,新廠是當時為了方便底下洩水,所以把高度墊高,但看起來可能墊得太高,讓操作的人不容易上下。王國代說,聽說缺失還有100多項,希望好好要求廠商,趕快調整。謝世傑表示,本來驗收時缺失達到1000多項,逐步改善後,現在剩下120項,持續針對缺失,逐步改善中。
王國代問,金酒回饋縣民的福利政策有哪些?謝世傑表示,由金酒提撥一部分營業額給縣政府,由縣府去分配統籌。王國代表示,本次定期會,廈門公司的董事都有來,下個會期,希望總公司的董事都能全員參加,表示對議會的尊重。王國代另外問,議會希望金酒營業額訂在120億,會不會太高?謝世傑表示,會持續努力。
王國代質詢金酒廈門公司董事長翁自保,他問與天福集團的合約何時到期?翁自保說,當時是簽10年,王國代建議,目前庫存量4萬2000多瓶,若超過一個期限沒有來提領這些酒,是否可以提早解約?或是有相關對策。翁自保說,這4萬多瓶,並非天福下單的量,而是配合總公司生產的期程,未來如何做規畫、做補充的協議,會朝向議員的提案和建議,一起努力、創造雙贏。王國代另外提到,希望金酒明確在網站上公告,關於客製化的酒,要達到什麼量才可以做,公告給民眾知道。
王國代詢問,金酒編制是157人,目前實際89人,人員還是不足?謝世傑解釋,這是行政部門的員額。王國代建議,接下來中秋、春節配酒,每人配兩打,新人新氣象,希望給鄉親一點小福利。謝世傑表示,這要再審慎思考,因為獲利率非常低,要考慮會不會打亂市場,要詳細評估,目前單一節配酒是1萬6000多打。王國代希望金酒每一季的產銷數字,提供報表給議會參考,謝世傑承諾可以每季在網站上公告。

  • 單位:議事組
  • 最後異動日期:112-10-13
  • 點閱次數:2078
  • 89348金門縣金城鎮金山路17號
  • 免付費電話:0800-301-301
  • 電話:(082)327371
  • 傳真:(082)327373
回頁首